白菜网送体验金不限ip

当前位置: 首页 >> 融资担保 >> 正文
不搞“大水漫灌” 货币政策坚持稳健取向
2019-05-15   中国金融网 审核人:   (点击: )
[字号: ]

近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2019年夏季达沃斯论坛期间表示,深入落实已出台的宏观政策措施,不搞“大水漫灌”式强刺激,不走铺摊子、粗放增长的老路。

今年上半年, 我国经济运行总体平稳,但也面临新挑战,需要货币政策持续发挥逆周期调节作用。专家认为,货币政策坚持稳健取向,不会采取“大水漫灌”式强刺激,货币政策的重心将从此前更加注重流动性补充转向更加注重价格型调控,以引导企业融资成本下行。6月2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更好发挥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在实际利率形成中的引导作用,进一步降低小微企业融资实际利率”也表达了类似的思路。

以“利率并轨”引导信贷利率下行

今年一季度,金融机构一般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6.04%,相比2018年9月最高点利率(6.13%)有所下降,但相比2018年年末上升了13个BP(基点),仍为2016年以来的相对高点。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李佩珈表示,今年以来,受信用风险溢价上升等影响,金融机构贷款加权利率不降反升,仍需畅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更好地发挥价格型调控工具在引导企业融资成本下降中的作用。

“总体上看,在全球货币政策出现宽松转向,且人民币汇率抗冲击能力增强的背景下,未来货币政策灵活调整余地加大,多项政策工具均存在发力空间。”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说。

李佩珈也认为,各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的转向也为我国实施价格型货币政策调控创造了条件。当前,不少经济体已经出台降息政策,美国未来降息的可能性也大幅上升,这有利于缓解我国汇率市场压力,为我国货币政策更加关注国内问题创造了条件。

6月26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完善商业银行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机制,更好发挥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在实际利率形成中的引导作用,推动银行降低贷款附加费用,确保小微企业融资成本下降。不少专家表示,这可能意味着后续利率市场化改革将进入政策落实阶段,旨在引导信贷利率下行的“利率并轨”进程也有望提速。

李佩珈认为,推进“利率并轨”需要推动三个方面的改革:一是确保政策利率向货币市场利率有效传导,进一步发挥好DR007在货币市场基准利率中的作用。二是更多培育市场化贷款定价机制,进一步发挥好贷款基础利率LPR在贷款定价利率中“锚”的作用。三是健全反映市场供求关系的完整国债收益率曲线,引导债券利率与货币市场基础利率挂钩。

支持大企业与中小微企业融通发展

解决好民营和中小微企业融资难问题,一直是党和政府关心的大事。2018年以来,我国已密集出台了一系列支持政策。

李克强总理表示,鼓励金融机构加大对小微企业的信贷投放,支持大企业与中小微企业融通发展、优势互补。

这一表述体现了政府对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难问题一以贯之的高度重视。李佩珈表示,未来应继续抓好相关政策的贯彻落实。例如,进一步加强差异化监管,增强金融机构发放小微企业贷款的积极性。其中的重要一环是实施好小微企业融资担保降费奖补政策等,引导担保市场恢复融资功能。金融机构自身也要创新小微企业金融服务方式,走出基于抵押的传统授信模式,更多运用大数据分析技术,提高基于信用的授信能力,切实提高服务小微企业的能力。

同时,“支持大企业与中小微企业融通发展”是一个新提法。李佩珈表示,这主要与近段时间企业应收账款周期拉长、“三角债”现象有所冒头等有关。由于民营、小微企业实力较弱,在商业往来中话语权小,经常出现被一些大企业拖欠货物和服务账款的情况,这进一步加重了民营、小微企业的资金周转压力。

数据显示,2019年5月,私营企业应收账款平均回收期为45.1天,为2015年以来的相对高点。

李佩珈预计,未来一段时间,政府将围绕应收账款专项治理、推动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等出台更多政策。为此,要抓紧清理政府部门及其所属机构、大型企业因业务往来与民营企业形成的逾期欠款,确保民营企业有明显获得感。重中之重是加快社会信用体系建设,重构企业互信合作机制,降低和解决由于“失信”导致的社会成本增加等问题。

金融业开放将进一步提速

李克强总理还表示,将深化制造业开放,深化金融等现代服务业开放,稳步推进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和资本项目可兑换,进一步自主降低关税总水平,完善对外开放法律法规体系,更大力度保护知识产权。

据悉,我国会将取消对证券、基金、期货、寿险等金融领域外资持股比例规定的限制提前到2020年实现。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武雯表示,这意味着我国金融领域的全面开放进一步提速,提速主要考虑到以下方面因素:中国金融业开放提速是其适应中国经济从高速发展转向高质量发展的必然要求;也是新时期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现金融领域高质量发展的必然途径。

武雯表示,继续加快开放进程,一方面可以进一步重新吸引外资金融机构在华投资,增强外资投资信心;另一方面,及时给予外资“国民待遇”也有利于丰富市场主体,激发市场活力,全面提升金融业经营管理水平和竞争力,进一步增加金融产品的有效供给,满足不断提高的金融服务需求。

“当前,我国证券、基金、期货、寿险等金融领域无论是综合竞争力,或是股权、业务结构等已基本具备提前加速开放的基础。”武雯称,以基金业为例,在我国外资参股的基金公司占比达40%左右。有不少基金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已达到上限。以保险业为例,保险业在2005年之后,除合资寿险公司外方股比不得超过50%、外资财险公司不得经营法定保险以外,在业务方面,外资保险公司已享受国民待遇。预计在未来,中国金融业市场将更具吸引力,良好的营商环境也能进一步激发中国金融机构自身活力,助其提升经营效率,增强国际竞争力。

上一条:运用金融科技破解民企融资难题
下一条:以系统性策略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
关闭窗口